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5-31 02:28:44

                                                          在Space X和国内相关政策解冻的刺激下,一批民营火箭企业在2015年前后冒起,中国的商业航天产业开始进入探索期,不少民营火箭企业在2018年获得风投的青睐,如蓝箭航天、零壹空间和星际荣耀均获得数笔融资,这些公司也相继发射数枚自研火箭。

                                                          我在网页的《欢迎辞》中提到,“一国两制”是已故邓小平先生的划时代构想,是在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繁荣和稳定的前提下,考虑到香港的历史和现实情况,最大程度地保留香港的特色和优势,让香港市民的原有生活方式维持不变。

                                                          李仰哲1962年出生,曾在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原国家经贸委、国家发改委、国家节能中心、国家能源局等单位任职。2017年4月,李仰哲出任中央纪委驻商务部纪检组组长、商务部党组成员。

                                                          在此次发射前,Space X宣布公司获得共3.462亿美元资金的新一轮融资,据CNBC的报告显示,Space X的估值约为360亿美元,是目前全球估值最高商业航天企业。

                                                          除了火箭发射业务外,Space X近年还积极发展其“星链”计划,目标是构建覆盖全球的卫星互联网,公司计划在今年发射约1600颗卫星,以率先为服务美国北部和加拿大用户提供服务,“星链”计划远期目标是4.2万颗卫星运营,有望成为实现6G的基础设施。

                                                          观察:中国版Space X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此次发射之所以备受重视,是因为这是2011年航天飞机亚特兰蒂斯号退役后美国本土首次载人航天发射。在过去近9年时间里,NASA的宇航员只能依赖俄罗斯的 “联盟”号飞船前往国际空间站,美国需要为每个宇航员支付8500万美元的费用,而Space X的费用仅需5500万美元左右,主要是Space X 80%的火箭可回收,而俄罗斯航天局的火箭无法做到这一点。

                                                          不过与Space X相比,国内的民营火箭企业或多或少难以与之相提并论,除了成立时间短,这些民营火箭公司的资金相对短缺。航天技术专家黄志澄认为,Space X和蓝色起源(Blue Origin)背后的金主是互联网大佬马斯克和贝索斯,而中国民营火箭企业的资金主要来自融资,对于商业航天这样回报周期较长、风险较大的产业,社会资本相对比较谨慎。又一位省纪委书记跨省调整。

                                                          因此,Space X此次发射任务受到美国各界乃至全球的关注。在5月28日和5月31日两次发射中,美国总统特朗普、副总统彭斯均到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观看发射现场情况予以支持。

                                                          刘学新是今年两会结束后首位调整的副部级干部。